5月26日,当主裁判安东尼·泰勒吹响英冠附加赛决赛的终场哨时,富勒姆的球员、教练和球迷,瞬时掀起了狂欢的浪潮。而作为他们的背景墙,一球饮恨的阿斯顿维拉球员只得瘫坐在草地上,无所适从。

一场决定了近2亿英镑收入的焦点赛事,最终以阿斯顿维拉的失利划上句号,在告别英超两个赛季后,他们依然要在英冠联赛卧薪尝胆。只是,这场升级之战的结果,不知是决定了英超资格的归属——当富勒姆信心满满地要将天才小将塞塞尼翁留下时,无缘英超天价补助的阿斯顿维拉,却要面临浮水出面的财政危机。

败走新温布利大球场4天后,阿斯顿维拉主席夏建统在俱乐部官网发表了个人声明:“我很清楚,所有的维拉球迷都陷入了遗憾和焦虑的情绪。事实上,即使在回到北京后,我也依然无法从失利的阴影中释怀。这样的结果只能依靠时间去治愈。大家都知道,我既是阿斯顿维拉的球迷,同时也是一名商人。待到新赛季来,我们还要面对财政公平政策的挑战。回溯最近两个赛季,我们对俱乐部加大投入,意图重回英超,但上周末负于富勒姆的结局,迫使我们必须做出改变。当然,无论经历怎样艰难的过程,我都相信这家俱乐部可以获得最后的胜利”。

夏建统的这份公告,很快为阿斯顿维拉打开了“潘多拉魔盒”,据《》报道,他已经向俱乐部表达了“自负盈亏”的指示,挥金如土的日子不复存在。换言之,在近两年为这家老牌球会砸出了1.4亿英镑后(其中转会投入7800万镑,英冠第二),夏建统的建队思路即将发生改变:如今,周薪6万镑的特里已经离开,身价达到4000万镑的格里利什陷入转会传闻,而阿斯顿维拉还计划以训练中心的招牌换取更多短期的现金流。

据《每日邮报》报道,夏建统已经3个月没有为俱乐部注入资金,各种大环境和自身情况的叠加,限制了他对这家俱乐部的投入。当然,类似的麻烦还不止这些,由于阿斯顿维拉未能在规定日期向英国皇家税务与海关总署缴纳400万镑的税款,连潜在的破产保护程序都被英国媒体搬上了台面。虽然俱乐部坚称“税款危机”会在48小时内解决,但如此事件无疑预示着维拉的四面楚歌。由于认为CEO韦内斯工作不力,夏建统已经将其停职,并亲自兼任相关职务。

在《》的报道中,阿斯顿维拉并不缺少潜在的买家,其中就包括计划出价7500万镑的纽约洋基小股东——弗罗因德。当传言愈发增多时,维拉方面人士告诉界面新闻:“之于目前而言,维拉还不打算做出关于出售俱乐部的回应。”

其实,夏建统买入阿斯顿维拉的时机并非糟糕,最近两个赛季,他们都从英超联盟获得了降落伞条款的援助——超过7000万镑的资金,已经帮助他们在英冠联赛打造出一套极具竞争力的阵容。然而,随着冲击英超资格宣告失败,以及下赛季的补贴数字下降到1500万镑,阿斯顿维拉相较于同联盟对手的财力优势已然不复存在,是继续坚持,抑或出手转卖?夏建统与阿斯顿维拉将在这个世界杯之夏迎来不小的变局。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